Metatah – A Balinese Teeth Filing 磨牙

berkaca2.jpg

<< Metatah – A Balinese Teeth Filing 磨牙 >>

眾神之島是大多數人口信奉印度教,這是宗教儀式的同義詞。對於這些宗教儀式被稱為“Panca Yadnya”,意思是用真誠、愛心和根據每個人的能力製作的五種神聖祭品。這5種供品是獻給全能神(Ida Sang Hyang Widhi Wasa – “Dewa Yadnya”)、供奉祖先的供品(“Pitra Yadnya”)、供養Rsi(“Rsi Yadnya”)、為人類神聖的供品(“Manusa Yadnya”),以及對Bhuta Kala(“Bhuta Yadnya”)的供品。

與“Manusa Yadnya”相關,有許多儀式,例如“Metatah”(切牙)儀式。 “Metatah”是峇里島印度教在孩子長大後的宗教儀式,也被解釋為父母對孩子的償還債務,因為他們可以消除人類的六大惡習。切牙時的儀式是刮上6顆canine-shaped teeth犬齒。

“Metatah”(切牙)儀式也被稱為“Mesangih”或“Mepandes”,這是峇里島印度教“Manusa Yadnya”儀式系列中的獨特傳統,自古代代相傳。儀式僅針對已達到青少年或成年人的人進行,前提是女孩已經有過第一次月經,而男孩則經歷了聲音的變化,這表明他們是青少年。然而,“Metatah”儀式不會立即進行,它可以等待準備就緒,也可以與婚禮或“Ngaben”系列儀式中的“Memukur”儀式同時進行。

“Metatah”儀式的實施還取決於很多事情,尤其是財務準備或經濟能力。這個儀式可以熱鬧也可以簡單地舉行,可以與家人單獨進行,也可以與其他人一起進行。 “Metatah”儀式的實施不僅以宗教文獻為基礎,還以Village(地點)、Kala(時間)、Patra(環境)為基礎,這些都是各自地方文化和傳統的一部分,儀式有時略有不同,但目標相同,真誠地,根據各自的能力去做。

“Metatah”儀式是峇里島印度教社區的傳統儀式之一,為那些已經開始成年的人一生舉行一次。“Metatah”儀式是強制性的,這是父母對孩子的“Yadnya”義務。甚至有些人象徵性地為死去的人舉行“Yadnya”儀式,如果他們在生前沒有時間進行切牙儀式,儘管根據宗教教義無法證明這是合理的,但會根據Village(地點)、Kala(時間)、Patra(環境),每個地方都不一樣。

峇里島的“Metatah”儀式並不意味著必須剪掉牙齒,而是將牙齒保持整齊。 “Metatah”的真正目的是消除人類所有被稱為“Sad Ripu”的不良本質。 “Sad Ripu”的六大敵人是不受控制的慾望“Kama”,貪婪的“Loba”(Loba的本性總是想得到更多)。此外,“Krodha”是無法控制或過度憤怒的性質。“Mada”是給頭腦帶來黑暗的醉酒。其次是“Moha”,這是一種混亂和缺乏集中註意力的能力,以至於不能很好地完成任務。最後,“Matsarya”是嫉妒,最終導致仇恨。六個“Sad Ripu”的敵人像徵著上顎的6顆牙齒,即四顆門牙和兩顆左右犬齒。均勻光滑的牙齒代表著平和的氣質,而尖利且參差不齊的犬齒代表著需要不惜一切代價控制的動物激情。

“Metatah”儀式還可以為峇里島人的牙齒提供審美價值,讓牙齒看起來更整潔。“Metatah”的含義是某人已成年的標誌。作為父母對降世(reincarnation轉世)並轉變為他們的孩子的祖先的一種奉獻形式。“Metatah”也意味著經過淨化的人會更容易與祖先神靈(Ida Sang Hyang Widhi Wasa)聯繫並更接近,並希望死後能在天堂見到祖先。

“Metatah”儀式是根據印度教日曆在吉日選擇的,這個儀式將由一位Brahmin婆羅門神父出席和慶祝。 “Metatah”儀式在一個佈滿紡織品和窗簾的特殊高台上舉行。 大枕頭可以讓頭部休息並保持身體舒適。祭品堆放在平台周圍,如甜餅、水果和鮮花的祭品,都裝飾著房間,使它看起來非常喜慶。

在“Metatah”這樣的儀式中,娛樂也是活動的一部分,可以持續到深夜。 午後小憩後,Gamelan加美蘭和峇里島舞蹈的聲音以及偶爾的鄉村歌舞表演都為深夜的慶祝活動增添了色彩。

“Metatah”參與者穿著由豐富的“Songket Bali”布料製成的特殊衣服,男孩們穿著它作為綁在手臂下的圍裙,通常會從背後伸出一個Kris。女孩們穿著圍裙,都以黃色和白色為主題,象徵著純潔。 他們的圍裙用“Kamben”或神聖的布料來美化儀式。 衣服和妝容也盡可能的奢華。 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快樂的一天,參與其中的人會像一天的王子和公主一樣。

Peter Pan